您現在的位置: 濮陽縣網 >> 新聞中心 >> 歷史文化 >> 正文
八公橋的紅色往事
作者:佚名 文章來源:濮陽日報 點擊數: 更新時間:2019-7-14 17:15:11

八公橋,是濮陽縣的一個古老鄉鎮。漫漫歷史長河中,這里流傳下了八公修橋的美麗傳說,更見證了我軍指戰員在這里浴血奮戰的光輝往事。穿越歷史的煙云,回顧這些傳說和往事,我們不禁感嘆,相比于八公修橋的傳說,這里的紅色故事要更加令人感動。  

1d8ba2b8-cd3f-4829-9b2b-80dcf9da74b1.jpg

1943年11月16日八公橋戰役中,我軍強攻圍寨。  

1943年下半年,日軍一面加強對國民黨當局的誘降,一面驅使偽軍實行大規模的掃蕩蠶食,妄想變華北為其堅固的兵站基地。10月12日,數萬日偽軍直撲我冀魯豫中心濮、范、觀地區。一場反掃蕩斗爭就此開始。作者時任冀魯豫軍區教導第3旅參謀長、第八軍分區參謀長,親身經歷了這次戰斗。  

向孫良誠發起掏心戰術  

反掃蕩開始時,我們避開敵人的鋒芒,迅速跳到外線。敵人在中心區撲了個空,各路偽軍在日寇掩護下大筑據點,夢想摧毀我根據地。國民黨孫良誠所屬兩個軍,兵力約2萬多人,控制了我中心區西南側兩濮(濮縣、濮陽縣)之間的大部分地區。孫良誠親率其總部進駐濮陽縣城東南的八公橋,其精銳第五軍更深入我腹地,侵占了濮縣,并以此為中心,設置了堅固的大小據點百余處。  

這時,我軍從東平地區返回內線,只控制著范縣、觀城之間方圓不過百余里的腹心地區。為了迅速打開局面,恢復與鞏固我冀魯豫根據地,軍區首長命我二分區作為反向中心區的前梯隊,乘敵立足未穩,向壽張、朝城偽軍伸入我根據地的據點發起進攻。11月,我連克侯廟、蓮花池、虞鋪三處,全殲守敵。  

為了徹底粉碎敵人的蠶食,軍區首長又召開了干部會議。討論的中心問題是,如何將孫良誠這股偽軍侵入我中心區的據點拔除,以改變整個嚴重局面。大家認為,偽五軍是孫部精銳,兵力配備強,工事堅固,不易迅速攻克,即使拔除幾個據點,也不足以影響全局。因此,大家都主張采用掏心戰術,迂回到敵人背后,將其首腦機關打掉。偽總部率直轄的三十八師(兩個團)及特務團,集中于八公橋及其鄰近的徐鎮,南距仍為我控制的昆吾縣境只有15公里,我們可以秘密從腹心區進入昆吾,接近八公橋。孫良誠敢于公然率指揮部進駐我縱深的八公橋,正說明他自恃前有偽五軍后有偽四軍大小據點拱衛,思想麻痹。這一帶又地處兩省交界,屬于日軍華北、華中派遣軍的接合部,日軍掃蕩結束不久,各回原防,一時不易統一行動,目前正是我們反擊的大好時機。我如突然打下八公橋,孫良誠所部勢必動搖后撤,根據地是不難迅速恢復的。楊得志司令員當即肯定了這個計劃。  

軍區的戰役部署是,我二分區的7團、8團主攻八公橋。鄄北、鄆北、昆吾等縣大隊鉗制八公橋外圍據點,展開政治攻勢,相機奪取。四分區16團,五分區19團、20團等部,分別部署于八公橋西側、濮陽至東明一線,對付敵第四軍,并提前行動,攻打敵人后方的據點——兩門,以吸引敵人西援,減輕對我主攻部隊的壓力,戰斗打響后,則阻擊可能的來援之敵。三分區32團、回民支隊帶領中心區各縣區武裝、民兵,在濮縣一帶襲擾,牽制偽五軍,不許其回援。  

9b987424-8a89-4772-aac8-ec8febddd9be.jpg

八公橋指揮部舊址。  

聲東擊西  

接受任務后,我們分區的幾個負責同志在戰術方面又進行了深入的研究。我們派偵察股長丘克難同志前往昆吾縣,配合縣委偵察八公橋及徐鎮的敵情。同時,故意把分區的指揮機關和部隊從范縣以南的腹心區移向東南方向,駐于鄄城北面的劉樓,遠離孫良誠的部隊,做攻堅戰準備工作,并派出偵察員和小股部隊向東,到鄆城、劉口、肖皮口等敵據點附近活動,造成我軍有攻打劉本功部偽軍的聲勢,以迷惑孫良誠。  

我偵察員各顯神通,使用了種種巧妙的辦法,把消息傳到據點里去。有的找到偽鄉保長,故意恫嚇說:“我軍在這一帶集結,走漏了消息要找你們算賬!”有的告訴來往于敵占區的商販:“你看到了我們部隊在造梯子,可不準告訴敵人!”有的把敵哨兵抓來,詳細訊問據點的設防情況,然后又故意讓他逃回。政治部主任尹斌讓我敵工科長通過內線關系,把假情報直接送到劉本功的指揮部。散駐各村的部隊同時展開了熱烈的練兵運動,日夜擦槍磨刀,練習登梯拼刺。這一來,劉本功緊張極了,連忙收縮部隊,據點周圍都設上雙崗,還拼命向各地偽軍喊叫求援。  

這時候,丘克難同志派人送來一封信,詳細報告了八公橋那邊敵人設防的情況。最后說:“敵人本來天天向偽鄉保長要人趕筑工事,最近聽說我們要打劉本功,勞力要得也不緊了,圍墻只筑了一丈多高。”顯然,我們這一著奏了效,敵人產生了錯覺。于是,我們悄悄將指揮機關和部隊向孫良誠靠攏,準備隨時出動。  

11月14日,我16團在八公橋側后的兩門鎮打響了戰斗。這是戰前預定的一步棋,按照計劃,把八公橋附近的敵人調出西援,那么我們就可以立刻攻打八公橋。大家集中視線于徐鎮,焦急地等待著情報。第一個偵察員回來了,說敵人毫無動靜;第二個偵察員回來了,還是不見敵人有什么動靜。直到第二天下午,丘克難才帶著幾個偵察員趕回分區司令部駐地葛莊。一進門,他就興高采烈地嚷道:“兩門鎮殲滅了敵人兩個連,徐鎮敵人一個團已經增援去了!”  

一切條件成熟。曾思玉司令員用紅筆在地圖上畫了一條長長的弧線,目光閃閃,微笑著說:“出發!”  

2c0be6c5-d64c-4a00-a340-e562e112950c.jpg

日本軍隊開進濮陽縣城。  

迅速穿插  

我軍一夜小跑,繞了一個不小的圈子,避開偽五軍的占領地帶,16日拂曉,到達了黃河故道大堤邊的火神廟。這里距八公橋僅20多公里。這時,曾思玉司令員、尹斌主任都分頭到各團進行戰前動員。我受命去和昆吾縣委聯系。  

沒等到我去,他們就先找上門來了。我把當前情況和作戰意圖向縣委的同志談了談,提出部隊需要幾個向導,縣委書記立刻答復:“向導有的是,早帶來了。”  

“還有100副擔架。”  

“準備了200副。參謀長,還要什么,請快說。”  

我激動地握著他們的手說:“你們辛苦了!你們做得很好,對這次戰斗起著重大作用。”  

正說著,跑來一個民兵,一進門就向縣委書記報告:“敵人今天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,只是昨天日頭落時看見一輛小汽車開往開封去了,說不上坐的是啥官兒。”  

16日下午4時左右,我部隊從火神廟出發,沿黃河大堤繼續西進。午夜時分,部隊趕到八公橋,進入預定位置,指揮所設在史家樓。剛掛上作為指揮所標志的紅燈,各團通訊員前來報告說:“部隊接近外壕,準備好了。”按照“一打仗,總是在前線直接指揮部隊”的習慣,曾思玉司令員已趕往突擊部隊。  

“真想不到,真想不到……”  

戰斗打響后,進行得非常順利,我7團3連戰士從東北角越過外壕,翻過圍墻,打開寨門,后續部隊一擁而入。直到此時,敵人才發覺,可是已經被我們的戰士堵在碉堡里動彈不得了。  

17日9時許,殲滅偽二方面軍首腦機關的捷報到達了指揮所。接著,我們打開了頑抗的偽軍兵工廠和街心大碉堡,把偽特務團的兩個營全部殲滅了,活捉了偽二方面軍參謀長甄紀印。甄紀印這個參謀長對著我們一直絮叨著:“真想不到,真想不到……”  

敵人確實想不到我們會打到這里,直到下午,濮陽的偽軍郵差還到八公橋送信來。一問才知道,15日下午開出的小汽車里,坐的正是孫良誠。這回算他運氣好,漏網了。  

打下八公橋,我們又橫掃了保安集、王郭村等據點,并伏擊殲滅了東明方向援敵的兩個營。濮縣偽五軍慌忙撤退。孫良誠不僅沒有占到地盤,倒失去了老窩。我冀魯豫根據地反比敵人大掃蕩前擴大了許多。  (潘焱  )

本文發表于《人民政協報》,后由全國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編輯的《親歷者說——中國抗戰編年紀事》一書收錄。本報轉載時有刪節。本版圖片為資料圖片。  


相關鏈接  

八公橋的革命遺址  

1.奇襲八公橋紀念地  

奇襲八公橋紀念地,位于濮陽縣八公橋鎮八公橋東街村東,市級文物保護單位。  

1943年秋,在日軍以重兵對冀魯豫抗日根據地進行大掃蕩末期,盤踞在濮陽、東明地區的偽軍第二方面軍孫良誠部,趁機向東蠶食濮縣,設置碉堡、據點百余個,企圖向冀魯豫抗日根據地范縣、觀城中心區推進。為打擊孫良誠部,殲滅其有生力量,恢復并鞏固根據地,冀魯豫軍區決定發起濮東南戰役。針對孫良誠部前實后虛的弱點,采用掏心戰術,襲擊孫良誠總部——八公橋,然后各個擊破。  

此次戰斗由軍區司令員楊得志、二軍分區司令員曾思玉、三軍分區司令員馬本齋親自指揮。11月16日夜,主攻部隊二軍分區的7團、8團,經過20多公里急行軍,秘密繞過敵外圍據點,插入敵之縱深——濮陽東南八公橋附近。趁夜暗風大,我軍突然向八公橋發起攻擊,激戰至17日上午,全殲偽軍第二方面軍總部及其特務團等部。然后,軍區部隊乘勢擴大戰果,以軍事打擊與政治攻勢相結合,連克徐鎮、王郭村、梁莊等據點,碉堡17處。  

這次戰役,斃傷敵偽數百名,俘虜偽二方面軍參謀長、團長等以下官兵3200多名,繳獲迫擊炮2門、重機槍4挺、步槍1900多支、短槍90多支、子彈4萬多發、電臺2部、戰馬300多匹、糧食數百萬斤,以及兵工廠1所,粉碎了偽軍蠶食抗日根據地的圖謀。  

奇襲八公橋紀念地,因從事生產和生活活動的破壞,當時建筑均不存在,寨墻也不存在,現為八公橋民居及商業區。  

2.八公橋戰斗指揮部舊址  

八公橋戰斗指揮部舊址,位于濮陽縣八公橋鎮史家寨村大街東段路南,市級文物保護單位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。  

1943年11月16日,總攻八公橋的戰斗開始。戰斗指揮部設在距八公橋東北0.5公里的史家寨村史乃敏家(史乃敏為中共黨員,時任昆吾縣保安敵工站長),冀魯豫軍區司令員楊得志親臨指揮。  

該遺址保存有楊得志用過的鉛筆、毛筆、呢子大衣、背心、手套,潘焱用過的軍用服裝,馬本齋用過的指揮刀,段君毅用過的鉛筆、毛筆,偽二方面軍參謀長甄紀印的日軍戰刀等物品。  

3.中原野戰軍八公橋軍事會議舊址  

中原野戰軍八公橋軍事會議舊址位于濮陽縣八公橋鎮南街。  

1946年6月26日,國民黨反動軍隊大舉圍攻中原解放區,發動了全面內戰。他們以主要的鐵路干線為軸線,由南向北進攻,奪取和控制各解放區的城市和交通線,企圖將黃河以南人民解放軍主力逐步擠壓到黃河以北,然后聚殲于華北地區。人民解放軍開始了英勇的內線自衛反擊。中共晉冀魯豫中央局和晉冀魯豫軍區遵照中央軍委指示,由劉伯承司令員、鄧小平政委組成野戰軍指揮部,率三、六縱隊,連同原在冀魯豫一帶作戰的第七縱隊和冀魯豫軍區部隊共4萬多人,執行豫東方向的作戰任務。7月底,劉鄧在濮陽縣八公橋南街一居民樓三樓,主持召開由各縱隊和冀魯豫軍區負責人參加的軍事會議,冀魯豫軍區王秉璋、趙健民等出席會議。會議決定向敵守備薄弱的隴海路汴徐段出擊,以策應中原野戰軍突圍,配合山東戰場作戰,并對整個作戰計劃進行了全面部署。  

八公橋會議后,從1946年8月到1957年5月,劉鄧率領的晉冀魯豫野戰軍以冀魯豫根據地為后方基地,先后發動了數次規模較大的戰役,殲敵16萬人,打亂了敵人的整個作戰部署,打擊了敵人進攻解放區的囂張氣焰,配合了全國的反擊戰,為隨后的橫渡黃河、揭開解放戰爭戰略進攻的序幕,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  

摘自《河南省濮陽市革命遺址通覽》《濮陽紅色記憶》二書  

文章錄入:yhg    責任編輯:于洪廣 
  評論:
 
相 關 文 章
沒有相關文章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設置首頁 | 加入收藏 | 投稿信箱 |
中共濮陽縣委宣傳部,濮陽縣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  電話:0393-3329128  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版權所有 大河濮陽縣網
豫ICP備09013884號
   
微信好友一起玩的两人麻将
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有几家 参与调查能赚钱 莱特币行情火币网 加拿大做按摩赚钱吗 千里马计划官网最新版本 捕鱼达人5最新版 云打印赚钱吗 第一次赚钱40字 真人捕鱼比赛破解版